? 春晚小品《大城小爱》火了 “大表哥”是咱辽宁铁岭人_正版金明世家|正版金明世家资料大全|正版香港金明世家的网址是什么|正版香港金明世家80234

春晚小品《大城小爱》火了 “大表哥”是咱辽宁铁岭人

发布日期:2019-09-10 20:24   来源:未知   阅读:

  “大表哥”郭金杰给本报读者拜年。辽沈晚 报、聊沈客户端特派铁岭首席记者 赵天乙 摄

  小品中 的“大表哥”是辽宁铁岭人,名叫郭金杰。在节目中,他不辞辛苦、热心帮助来京寻夫的同乡小妹,时尚造型加上极具笑点的、由八字眉渲染而成的“囧”形脸谱,举手投足、一颦一笑皆让人忍俊不禁,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昨日,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了“大表哥”郭金杰。他正随央视春晚慰问小组在美国旧金山为华人演出。对于登陆央视春晚的台前幕后,他娓娓道来,并向辽沈父老拜年。

  郭金杰长相并不算帅气,一张大众脸,观众可能会不记得。其实他是不折不扣的央视常客,与众多老艺术家都有过合作,作为傍身“基功”的相声技艺曾让他一举获得全国《第五届CCTV相声大赛》冠军。

  去年,在电影《我不是王毛》中的出色表演,还让郭金杰斩获了第六届欧洲万象国际电影节“最佳男配角”桂冠。

  在众多领域都有着不错成绩的郭金杰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就是能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的演出。“春晚的舞台是我一直向往的,我从开始从艺以来就一直梦想着能登上这个舞台,今天我终于圆梦了!”春晚结束后郭金杰这样说。

  “记得当时是在山西拍摄电影《两朵大红花》时,突然接到的进组通知!”郭金杰回忆,进组后的三个多月,他推掉2部电视剧的拍摄工作和所有的演出活动,全身心地投入排练,工作经常延续到后半夜。

  潘长江等好多登上过春晚的前辈都提醒郭金杰,春晚到大年三十还会毙节目,所以一定要有心理准备。“团长赵秀曾对我说,千万不能大意,只有节目播出了才算真正登上春晚了。所以我这次的保密工作做得特别好,连老家的爸爸妈妈都没有透露一丝消息。有几次彩排结束效果不错,打电话想告诉他们,可话到嘴边又憋回去了。”郭金杰说。

  审查、讨论、修改,再审查、再讨论、再修改……随着距离春节的时间越来越近,压力也越来越大。小品《大城小爱》属于语言类节目,要经过两次审查,第一次带观众审查,也是为了看看观众的反应,检验一下节目的效果。

  “初审演出效果非常好,全程笑点不断,表演结束时听到观众席位上响起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我的眼泪一下就止不住了,因为过了这次审查,我们就可以进入终审,登台也有了指望!”

  郭金杰说,三个多月的排练枯燥冗长,其间,女儿一次次在微信中给他打气:“爸爸加油,爸爸必胜!”帮助他度过烦躁期和疲劳期。

  “今年圆梦春晚,我很幸运,节目播出的效果非常好,观众能喜欢我的表演我特别开心。”郭金杰说。除了《大城小爱》之外,春节假期,郭金杰将继续与观众见面。大年初二,郭金杰和潘长江、韩兆主演的电视剧《双喜盈门》在辽宁卫视和天津卫视每晚7点30分开播,而在元宵节,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还会播出他的新作品系列电影《一村之长》。

  1983年出生的郭金杰今年34岁。创富网四川省纪委公开曝光4起形式主义。1998年从河北沧州老家到唐山艺校学习一年,然后经过老师的推荐来到铁岭。

  “当初对铁岭并不了解,后来熟悉了一段时间后,慢慢让我接受了铁岭,也让铁岭接受了我。”郭金杰说,能有今天,得感谢铁岭这片土地。“我在铁岭认识了好多老师、师傅,他们对我帮助很大,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今天。”

  至今,郭金杰对帮助他最大的老师仍然念念不忘。“刚到铁岭上学的时候我才16岁,家里没有钱。那个时候私下补课都要交补课费,我交不起钱还喜欢二胡,就自己买了个便宜的二胡,天天在宿舍练。”郭金杰说,当时遇到了一位贵人,铁岭民间艺术团的伴奏员莫静英。

  “当时莫老师周六周日给小孩补课,牡丹江镜泊湖景区、火山口国家森林公园景区等省内。无意间发现了我自己练琴。”郭金杰说,莫老师觉得他特别刻苦,就给他写了一个二胡的练习曲,告诉他如何练习。“只要练习下来,下周给我拉,我教你。”

  “我都没等下一周,老师周六给我的曲子,周日一上班我就拉给他听。”郭金杰说,莫老师听完,直接把他带到办公室去学二胡。就这样,郭金杰和莫老师学了半年,从早上六点到晚上下班。“除了中午吃饭,我都不动地方,中午饭还是老师请我吃的。”郭金杰回忆说,也正是莫静英老师,让他认识了第二位恩师——快板老师姜天文。

  “姜天文老师丧偶,上面有个70多岁的老父亲,下面有一个30来岁的儿子没结婚,家里面特别艰苦,一个月不到400块钱的退休金。我去了之后,他供我吃供我住。他给我留下一句话,‘金杰,记住了,不下苦功夫,难得惊人艺’。他是传给我东西最多的老师,也是对我恩重如山的师傅。

  “他一直以我为骄傲。在电视上看到我,高兴也不告诉我,重病难受也不告诉我,特别要强的一个人。2014年5月,老师快不行了,他儿子才给我打电话。我问为啥不早点告诉我,他说老师不让说。我是哭着推掉了别的演出,乘飞机赶回去的。”郭金杰说,此生最遗憾的就是老师没有看到他上春晚。

  “但我相信,我的老师在天之灵看到我上春晚,他一定会特别特别的高兴。”郭金杰说,这两位老师就是他的贵人,都拿他当儿子看待。

  郭金杰:有点儿,哈哈。因为前天是春晚之后的公开露面,到了饭店好多人都认识我,虽然叫不上名字来,也会指指点点的。这不那谁谁谁么,也有能叫上名字的。

  郭金杰:现在走在大街上被认出来,其实我内心还是很兴奋的,但我故作镇定故意掩饰兴奋的情绪。毕竟这么多年艰辛的付出,有人认可你了。

  郭金杰:哎呀,这个小品是我从艺以来最累心的一个节目,需要一个字一个字地抠,包括表演、语气,所以我开玩笑跟合作演员说,我们这个小品必须要上春晚,为啥啊?付出太多了!三个多月啊,从我进组那天算起是97天,一直到大年三十都直播了,我们还在练。别人都是腕儿,只有我们是新人。别人练完了我们练,别人不练的时候,我们还在练。通知我们能上了,春晚剧组的人都上来拥抱我了。

  郭金杰:从上台的第一个字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抠,一点都不夸张。直到我们上节目的那天下午,我们头天看完备播带,语气还在调整。

  本文为商业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用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纠错电线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